当前位置 :主页 > 9898666.com >

资讯中心

上海宠物殡葬需求增大期盼规范市场
* 来源 :http://www.www9898666.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9-10-08 13:50 * 浏览 :

  据《青年报》报道,近年来,宠物殡葬成为新的市场需求,也成了部分主人的困惑。

  目前市场上有一些机构可代为办理宠物身后事,不过从业者承认目前市场尚不成熟,他们希望相关部门能规范宠物殡葬并予以推广。

  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则透露说,按照主人的需求,该中心收费从5元到2000元不等,而现在市面上私自开设焚烧点的商家并不具备火化宠物的资质。

  市民唐小姐的苏格兰牧羊犬“小牧”养了8年,近日,它在位于奉贤浦卫公路上的“宠物殡仪馆”结束了它近12年的生命。

  说起“小牧”的离去,唐小姐言语中透着百般不舍。“这些年它给了我很多陪伴。我家住四楼,每次加班回来,刚打开一楼的单元门,小牧就开始哀嚎。我到家它更是发出像哭一样的叫声,每次都要安抚好久才会平静下来。”

  这些年,“小牧”俨然成了唐小姐的家人。“我每次下达指令都不用说话,一个手势它就懂。它对我要求得太少,什么事都是以我为主,总是默默陪伴。”

  不幸的是,去年下半年“小牧”得了骨肉瘤,因为右肩长了肿瘤,不能正常行走,吃得也越来越少,日渐消瘦。唐小姐介绍说,大型犬到了10岁之后基本上都是活一天算一天。医生也表示治疗对“小牧”已意义不大,就算切除肿瘤,它也承受不起随之而来的痛苦。唐小姐忍痛为“小牧”做安乐死。

  一边珍惜陪伴“小牧”的最后时光,另一边,唐小姐也开始慎重寻找能为“小牧”处理身后事的地方。通过网络搜索和亲友介绍,她终于找到一家自认为不错的网店代为办理火化和开宠物追悼会的事宜。

  “我也想过直接掩埋的方法,但这样做一方面可能对环境造成污染,不够卫生,另一方面地下一片漆黑,又阴冷潮湿,尸体后期还会腐化。”唐小姐表示,自己不忍心陪伴了自己8年的“小牧”这样走。“我已经把它当成家人了,就希望给它和人一样的待遇。”

  “小牧”走后,今年2月份,唐小姐选择的宠物殡葬公司为它举办了道别仪式,伴随着鲜花烛光,“小牧”被送进了火化炉。“不草率,很尊重。”这样的结局让唐小姐略感欣慰。

  沪上有宠物的年轻人不在少数。那么一旦遇上宠物身后事,哪家机构会承接这一事务?具体操作流程又是怎样的呢?记者开展了调查。

  Lucky是一家宠物店店主,因为朋友做宠物殡葬,所以常常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向有需求的顾客介绍宠物殡葬,甚至有时也会代理整个殡葬流程,收费一般是小型犬800元左右,大型犬1500到3000元不等。

  “我接触这个行业以来,一般每天都能做到一两单宠物葬礼。现在我们的单子基本都是老顾客介绍过来的,而不是通过媒体或网络传播。”Lucky表示,做这行每天都要目睹宠物和主人的生离死别,刚开始他和朋友在心理上都是难以负荷的。

  布几挽花圈,点几盏烛光,当主人在火化台边和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宠物告别时,一边的司仪会低声劝慰,“一路安好,天堂没有病痛”、“来生再见,还是一家人”。在Lucky看来,很多主人和宠物感情已经超越了主仆关系,已然是割舍不下的亲情。每每此时,他都会联想到他的狗狗终有一天也会离他远去,心中酸涩难以言表。“生意不需要多,维持生活就好,我们更看重宠物的一生能有个完美谢幕。”

  往常人们总把死去的宠物埋在家边空旷的树下或花园里,Lucky说这并不科学,因为生病死去的宠物掩埋后病毒还会传染,对于周边的其他小生命是不负责的。国家在每个城市也安排了一两个焚烧点,但知道的人不多。“一场小小的追悼会,一个庄重的伴着鲜花烛台的道别,让主人最后目送它走向生命的终点,妥善处理宠物骨灰。这就是宠物殡葬所要做的。”

  说到宠物殡葬的未来,Lucky颇有几分为难。他忿忿不平道:“从宠物销售阶段就缺乏规范,宠物的身后事更是少有人问津。宠物殡葬在中国还不算一个成熟行业,很多问题都处于灰色地带无人管理,要走的路还很长,希望国家能规范宠物殡葬的相关事宜并重视推广起来。”

  宠物火化业务曾风行一时,很多商家都积极推广,甚至有商家还提出豪华宠物殡葬的设想。但短短两年过去情况有了不同,记者联系上了数家宠物殡葬公司,他们几乎都是一口回绝媒体采访。有家机构听到记者亮明身份表示希望采访时,直接挂断了电话。

  据Lucky透露,现在因为土地、建筑性质等原因,不少宠物殡葬基地不得不拆迁。记者随后又联系了数位律师,他们均表示,私人宠物殡葬现在仍处于法律灰色地带,鲜有了解。

  而作为宠物殡葬的另一个重要环节,宠物墓地就更少有人关注。日前,记者暗访了位于上海宝山、嘉定区的一家宠物殡葬代理商家。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上海不能给宠物土葬的,所以我们做的是树葬。”所谓树葬,就是单独开辟一块树林,一只宠物一棵树,将宠物的骨灰罐放在树上。树葬是论年收费,每5年收费3380元到3880元不等。

  据了解,上海地区的宠物墓地多是以树葬的方式进行。有人建议给宠物开辟公墓,对此上海民政局相关人士的回应是,宠物公墓现在还没有被列入殡葬的相关规定。

  复旦大学教授顾晓鸣建议给宠物殡葬设立一些法规。随着申城养宠人群日益增多,社会提供宠物殡葬的服务,甚至形成宠物殡葬产业均是合理的。这对于人们寄托哀思,诗化生活都有很大帮助。

  对于很多市民疑惑的如何处理宠物尸体一事,记者随后辗转联系到了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主任章伟健。“我们是市政府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原本我们主要处理的是类似福喜问题肉、黄浦江漂浮死猪事件等,确保食品安全和城市安全。宠物火化只是为小众市民服务的内容。前几年有两会提案专门提到了宠物处理的问题,也有市民纷纷反映不知哪里处理宠物的身后事,所以我们才承接了这一为民服务内容。”

  据章伟健介绍,每年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火化的宠物数量是2-3万条。他表示,处理中心在市中心城区有两个接收点,方便城区市民将死亡的宠物送交处理。

  “火化完后,可让市民将宠物骨灰直接带回家。根据市民的需要,收费不等。如果不需要骨灰的仅收取5元处理费,需要的则根据骨灰量的多少、骨灰盒材质的不同,收取300到2000元不等的费用。我们设置了套餐服务满足市民的需求。现场还设有宠物主人休息室,能看到宠物火化的全过程。”

  章伟健告诉记者,因为处理中心的知晓度不高,信息不透明,所以他们在每年的宠物展上向宠物主人告知,并收集调查表,定期也会到社区做宣传。他说,现在有一些非法机构在私自运营宠物尸体火化的业务,但焚烧的条件不符合,无资质。“听说有的机构收费很离谱,开出了一条5000元到一万多元的高价。再譬如我们规定,如果不需要骨灰则只要收取5元成本费,也有个别机构开出一两千元的收费。但这属于你情我愿的市场行为,也无可厚非。”

  针对部分城郊结合部的宠物主人将死亡的宠物直接掩埋在小区花园里的情况。章伟健认为,首先,如果掩埋得较浅,则大热天的时候容易腐烂,影响小区环境,造成整个小区有异味。如果是生病死亡的宠物,擅自掩埋,则可能因为相应的防疫措施不到位,对环境造成污染,进行病原体传播,甚至有的致病微生物会导致人与动物共传。

  据《青年报》报道,近年来,宠物殡葬成为新的市场需求,也成了部分主人的困惑。

  目前市场上有一些机构可代为办理宠物身后事,不过从业者承认目前市场尚不成熟,他们希望相关部门能规范宠物殡葬并予以推广。

  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的相关负责人则透露说,按照主人的需求,该中心收费从5元到2000元不等,而现在市面上私自开设焚烧点的商家并不具备火化宠物的资质。

  市民唐小姐的苏格兰牧羊犬“小牧”养了8年,近日,它在位于奉贤浦卫公路上的“宠物殡仪馆”结束了它近12年的生命。

  说起“小牧”的离去,唐小姐言语中透着百般不舍。“这些年它给了我很多陪伴。我家住四楼,每次加班回来,刚打开一楼的单元门,小牧就开始哀嚎。我到家它更是发出像哭一样的叫声,每次都要安抚好久才会平静下来。”

  这些年,“小牧”俨然成了唐小姐的家人。“我每次下达指令都不用说话,一个手势它就懂。它对我要求得太少,什么事都是以我为主,总是默默陪伴。”

  不幸的是,去年下半年“小牧”得了骨肉瘤,因为右肩长了肿瘤,不能正常行走,吃得也越来越少,日渐消瘦。唐小姐介绍说,大型犬到了10岁之后基本上都是活一天算一天。医生也表示治疗对“小牧”已意义不大,就算切除肿瘤,它也承受不起随之而来的痛苦。唐小姐忍痛为“小牧”做安乐死。

  一边珍惜陪伴“小牧”的最后时光,另一边,唐小姐也开始慎重寻找能为“小牧”处理身后事的地方。通过网络搜索和亲友介绍,她终于找到一家自认为不错的网店代为办理火化和开宠物追悼会的事宜。

  “我也想过直接掩埋的方法,但这样做一方面可能对环境造成污染,不够卫生,另一方面地下一片漆黑,又阴冷潮湿,尸体后期还会腐化。”唐小姐表示,自己不忍心陪伴了自己8年的“小牧”这样走。“我已经把它当成家人了,就希望给它和人一样的待遇。”

  “小牧”走后,今年2月份,唐小姐选择的宠物殡葬公司为它举办了道别仪式,伴随着鲜花烛光,“小牧”被送进了火化炉。“不草率,很尊重。”这样的结局让唐小姐略感欣慰。

  沪上有宠物的年轻人不在少数。那么一旦遇上宠物身后事,哪家机构会承接这一事务?具体操作流程又是怎样的呢?记者开展了调查。

  Lucky是一家宠物店店主,因为朋友做宠物殡葬,所以常常扮演中间人的角色,向有需求的顾客介绍宠物殡葬,甚至有时也会代理整个殡葬流程,收费一般是小型犬800元左右,大型犬1500到3000元不等。

  “我接触这个行业以来,一般每天都能做到一两单宠物葬礼。现在我们的单子基本都是老顾客介绍过来的,而不是通过媒体或网络传播。”Lucky表示,做这行每天都要目睹宠物和主人的生离死别,刚开始他和朋友在心理上都是难以负荷的。

  布几挽花圈,点几盏烛光,当主人在火化台边和陪伴了自己多年的宠物告别时,一边的司仪会低声劝慰,“一路安好,天堂没有病痛”、“来生再见,还是一家人”。在Lucky看来,很多主人和宠物感情已经超越了主仆关系,已然是割舍不下的亲情。每每此时,他都会联想到他的狗狗终有一天也会离他远去,心中酸涩难以言表。“生意不需要多,维持生活就好,我们更看重宠物的一生能有个完美谢幕。”

  往常人们总把死去的宠物埋在家边空旷的树下或花园里,Lucky说这并不科学,因为生病死去的宠物掩埋后病毒还会传染,对于周边的其他小生命是不负责的。国家在每个城市也安排了一两个焚烧点,但知道的人不多。“一场小小的追悼会,一个庄重的伴着鲜花烛台的道别,让主人最后目送它走向生命的终点,妥善处理宠物骨灰。这就是宠物殡葬所要做的。”

  说到宠物殡葬的未来,Lucky颇有几分为难。他忿忿不平道:“从宠物销售阶段就缺乏规范,宠物的身后事更是少有人问津。宠物殡葬在中国还不算一个成熟行业,很多问题都处于灰色地带无人管理,要走的路还很长,希望国家能规范宠物殡葬的相关事宜并重视推广起来。”

  宠物火化业务曾风行一时,很多商家都积极推广,甚至有商家还提出豪华宠物殡葬的设想。但短短两年过去情况有了不同,记者联系上了数家宠物殡葬公司,他们几乎都是一口回绝媒体采访。有家机构听到记者亮明身份表示希望采访时,直接挂断了电话。

  据Lucky透露,现在因为土地、建筑性质等原因,不少宠物殡葬基地不得不拆迁。记者随后又联系了数位律师,他们均表示,私人宠物殡葬现在仍处于法律灰色地带,鲜有了解。

  而作为宠物殡葬的另一个重要环节,宠物墓地就更少有人关注。日前,记者暗访了位于上海宝山、嘉定区的一家宠物殡葬代理商家。118kj开奖现场开奖记录,相关负责人表示:“现在上海不能给宠物土葬的,所以我们做的是树葬。”所谓树葬,就是单独开辟一块树林,一只宠物一棵树,将宠物的骨灰罐放在树上。树葬是论年收费,每5年收费3380元到3880元不等。

  据了解,上海地区的宠物墓地多是以树葬的方式进行。有人建议给宠物开辟公墓,对此上海民政局相关人士的回应是,宠物公墓现在还没有被列入殡葬的相关规定。

  复旦大学教授顾晓鸣建议给宠物殡葬设立一些法规。随着申城养宠人群日益增多,社会提供宠物殡葬的服务,甚至形成宠物殡葬产业均是合理的。这对于人们寄托哀思,诗化生活都有很大帮助。

  对于很多市民疑惑的如何处理宠物尸体一事,记者随后辗转联系到了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主任章伟健。“我们是市政府全额拨款的事业单位,原本我们主要处理的是类似福喜问题肉、黄浦江漂浮死猪事件等,确保食品安全和城市安全。东方夜明珠开奖ymz03。宠物火化只是为小众市民服务的内容。前几年有两会提案专门提到了宠物处理的问题,也有市民纷纷反映不知哪里处理宠物的身后事,所以我们才承接了这一为民服务内容。”

  据章伟健介绍,每年市动物无害化处理中心火化的宠物数量是2-3万条。他表示,处理中心在市中心城区有两个接收点,方便城区市民将死亡的宠物送交处理。

  “火化完后,可让市民将宠物骨灰直接带回家。根据市民的需要,收费不等。如果不需要骨灰的仅收取5元处理费,需要的则根据骨灰量的多少、骨灰盒材质的不同,收取300到2000元不等的费用。我们设置了套餐服务满足市民的需求。现场还设有宠物主人休息室,能看到宠物火化的全过程。”

  章伟健告诉记者,因为处理中心的知晓度不高,信息不透明,所以他们在每年的宠物展上向宠物主人告知,并收集调查表,定期也会到社区做宣传。他说,现在有一些非法机构在私自运营宠物尸体火化的业务,但焚烧的条件不符合,无资质。“听说有的机构收费很离谱,开出了一条5000元到一万多元的高价。再譬如我们规定,如果不需要骨灰则只要收取5元成本费,也有个别机构开出一两千元的收费。但这属于你情我愿的市场行为,也无可厚非。”

  针对部分城郊结合部的宠物主人将死亡的宠物直接掩埋在小区花园里的情况。章伟健认为,首先,如果掩埋得较浅,则大热天的时候容易腐烂,影响小区环境,造成整个小区有异味。如果是生病死亡的宠物,擅自掩埋,则可能因为相应的防疫措施不到位,对环境造成污染,进行病原体传播,甚至有的致病微生物会导致人与动物共传。